公 人 说 “ 公 ”

发稿时间:2018-05-14 09:22      编辑:天津先锋网

  读林旭《值夜》诗句“身锁千门心万里,清辉为照倚阑干”,颇为其寒夜独坐、心忧天下的情怀感动。林旭被光绪帝授予四品卿衔充军机处章京,参预新政,在军机处夜间当值,考虑军国大事,不久变法失败,于菜市口英勇就义。由1898年的瀛台喋血回溯1894年的黄海哀鸿,再想起李鸿章1901年的临终绝笔“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的无奈,虽有补苴罅漏之志士,终无聚民智力之能臣。古往今来不同政见、气质、出身、事功、评价的公人们,却在“为公”这个问题上同理同心,其间玄奥颇值得玩味。

  对“公”的价值追求

  追根溯源“公”字,说文解字说“平分也,从八从厶”。一说,是一个八字下面一个口,八是分配的意思,口代表声音气息,联系起来就是有权威的族长和领袖,在分配利益时一言九鼎、令人信服。可以看出,中国古人不太重视公与私的相对意义,而更重视公正、无私的价值意义。《诗经·小雅·大田》说“雨我公田,遂及我私”,这是西周存在私田的证据,也是农业社会先公后私的观念痕迹。中国人是有理想、有梦想的民族,很早就怀有公的信仰,追求建立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理想社会,建立公私分明的社会规则,进行公德公心的自我塑造。

  对于“公”的基本认同,是从事一切公务活动的心理基础。公是一种领域,所以要公私分明,“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我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公是一种价值,人是社会化动物,群体之内必有公理和规则,人区别于动物的特征之一,就是为了某种公理和规则,可以放弃和让渡利益,从而公正合理地解决争端,凝聚社会;公是一种信仰,是公务人员服膺和守护的第一原则,继而成为各种政治理念和主张的逻辑起点。个人不能不忠不孝、寡廉鲜耻,任何政治主张也都不能脱离公德、公理、公心而立论。公务人员的工作,本质上是一种“公作”,为公家而劳作。如果不相信公共价值的存在,不忠于公共利益,只是为了私利而活着,对公务的坚持必不会长久,甚至很容易被诱惑失足,酿成个人的悲剧。

  以“公”为底色的人际关系

  公务的服务对象是人,公务人员生活的背景也是人。公务人员既生活在社会、公共、人民这样的抽象概念当中,更生活在具体可感的社会交往和人际关系中。对于人际交往的尺度和限制,要比一般人严格,对于人际交往容易采取中庸主义的态度。一方面必须对公民、人民这样的服务对象怀有感情,如果患上了吉登斯所说的现代社会“畏触感”,羞于同具体的人打交道,连在电梯里都不敢直视对面的眼神,肯定不适合从事公务。另一方面,对人际交往过于热衷,也会迷失在自我设计和关系网络中无法自拔,或唯唯诺诺,或处心积虑,或无所适从,或舍本逐末,身在公门而心萦私念,或被人情世故绑架,堕入泥淖苦不堪言。故于人际交往既要入得其中,又要出乎其外,不因公而苛酷,不因私而琐屑。人情往来有礼有节、有度有止,“清正俭素,门无私谒”,公恩不私谢,公烛之下不展家书,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是尊重别人,也是保护自己。

  由此衍伸开来,古往今来同朝为官或同掾为曹者,都是纯粹而简单的关系,不应奢求过多,更不应依附攀缘。君子之交淡如水,遇与不遇皆随缘。上下左右相互尊敬,按照规则做事,遇到情况提前沟通,尽量避免一些误解导致的矛盾,有的时候需要“不为五斗米折腰”,有的时候又需要忍辱负重顾全大局。宁折不弯是一种理想导向,是最后的选择,现实中更多的是不弯亦不折。当然,不能无原则当好好先生,更不能亲疏有别厚此薄彼。清代就严禁监察官员与其他官员之间的不正当交结,规定科道官不得与三品以上大员来往。

  从政治境界上讲,公务人员不应像捕获的鱼一样堆在一起苟延残喘,不应像鸱鸮那样防止别人夺取自己那点残羹腐肉,而要跃入河海,相忘于江湖,心存高远飞向广阔天空。从事公务不是为讨上司欢喜继而平步青云,而是问心无愧奉献人生、贡献社会,在其中觉悟人生存在的价值。尊重不在畏惧、盲从、欲求,而在遵守政治共同体下分级管理的科层规则,寻求为公事顺畅运行的方便法门。所谓明君贤相的佳话,伯乐识马、千金马骨的传说,可以当作一种追怀,但切莫痴迷,“寄意寒星荃不察”的客观情况,往往才是身在公门的现实。官箴说,“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休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不推诿、不奢求;不媚上、不凌下,为官如为人,官德如人德。

  追求自由与秩序的丰富内心

  公务人员的心理偏于保守,内心渴望以正常秩序为基础的安宁。所以,就社会而言,最优秀的人本不应聚集于公门,更多的人才应如种子般播撒到四方各行,到最深最远的海洋搏浪驰骋,到科技、教育、艺术等社会领域释放聪明才智和创造活力。人人尽展其才,各安其位,老有所依、幼有所养、壮有所用,一个充满希望的社会,就是公务人员追求的秩序。浮士德所谓“我愿看到人群熙来攘往,自由的人民生活在自由的土地上”和“人必须每天每日去争取生活和自由,然后才配有自由和生活的享受”,都是浸透了辩证法的智慧。

  越是经历过苦难动荡的国家,越是珍惜秩序的可贵,越害怕失序的状态重演。中国自古家国同构,治国如治家。公务不等于无情,内心不能缺少柔软,看到“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场景,人性自然就会产生安定的幸福感,“存,吾顺世;没,吾宁也”,桃花源和忘忧谷,不在天涯而在身边,只有真诚地爱家,才能诚实劳动、努力工作,热爱脚下这片叫作中国的土地。就内心而言,秩序则体现为自律以及由此带来的平静。古人讲君子有三畏,畏天、畏地、畏大人之言,讲的就是敬重道德、敬重内心、敬重历史的信念。秩序感的背后,是中国政治根深蒂固的家国同构、物我合一的民族心性结构,“公”所涵盖的意涵无尽、潜力无限,由个体而家国,由现实而超越,成为水到渠成的自然结果。

  来源:学习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