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谷战役八路军一举铲除四个伪政府

发稿时间:2021-04-06 14:28

  1945年初,八路军冀鲁豫军区根据中共中央“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的战略方针,对敌人展开猛烈的春、夏季攻势作战。在取得东平战役、安阳战役的胜利后,7月下旬,冀鲁豫军区又集中一、七、八分区主力,九分区炮兵连及骑兵团,军区特务团及四分区一部分武装发起阳谷战役。

  阳谷县城是敌楔入冀鲁豫中心区的坚固据点之一,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据侦察,阳谷县城高三丈,外有两道外壕、一道鹿砦;城墙上设有三层火力;此外,守敌在城内西南和西北分别筑有核心工事,可谓易守难攻。守敌系伪华北治安军第四集团军九团及伪阳谷县警备大队,另有在八路军打击下逃入该城的伪寿张、朝城、莘县等警备大队和一批反动会道门成员,总数近5000人,配有轻、重机枪,迫击炮和掷弹筒等武器。

  为了克复阳谷县城,冀鲁豫军区制订了周密的作战方案:第八分区为攻城部队,由分区五、六、七团,九分区炮兵连及八分区地方武装组成,归分区司令员曾思玉、政委万里、副司令员何光宇指挥;以第七军分区部队攻取堂邑,进逼聊城;以第四军分区部队在临清外围进行牵制作战;以第一军分区部队控制聊(城)阳(谷)公路中段,阻击聊城可能出援之敌;另以一部兵力扫清阳谷城外据点。战斗开始前,八路军地方武装在夜间多次袭扰阳谷县城,迷惑、麻痹敌人。

  7月20日,曾思玉率分区五、六、七团和基干团、直属特务连、炮兵连、九分区炮兵连及阳谷、寿张、范县、莘县、朝城等县基干大队开抵阳谷,于当夜8点完成对阳谷县城的包围,各部队随即按照部署,开始紧张的迫近作业和强攻城垣的准备工作,根据地广大群众在干部党员带领下纷纷赶来支前。与此同时,八路军其他参战部队也分别进入指定位置。

  21日2时,八路军攻城部队发起了试探性进攻。敌人慌忙迎战,并投入预备兵力拼死抵抗。攻城部队经过两次火力侦察和多次现场勘察摸清了守敌城墙工事及火力配置,及时调整了部署:炮兵抵近射击,击破城墙上的敌人火力点;轻重机枪手和特等射手组成火力队,交替封锁敌人的射击孔和活动目标;各连在民兵的支援下,夜以继日地进行土工作业,向城墙方向挖了约200米长的交通壕,直通城壕下,掩护突击队、梯子组、投弹组、爆破组安全进入已挖好的掩体和掩蔽洞内;朝城基干大队等地方武装也夺取了阳谷城外围据点。

  7月25日凌晨,八路军突击队在密集火力掩护下,采取“多处突击、重点突破”的战法,从五处同时攻击,一举将城墙攻破,并击退守敌多次反扑,迅速向纵深发展。8时,八路军各部已陆续入城,和敌人展开巷战。

  敌人为阻止八路军前进,慌忙派出身穿画着“八卦”图案肚兜的会道门会众,高叫着“刀枪不入”,顺着街道疯狂向八路军冲来。为避免不必要的杀伤,八路军指战员及时调整战术,改强攻为利用民房逐步推进。经过短暂战斗,不仅攻入了阳谷伪县政府,还发现并击毙了正在叫嚷“身不过火”(枪打不死)的会道门头子,会道门会众顿时作鸟兽散。残敌见状,只得退入城西南和西北两处据点,企图固守待援。实际上,冀鲁豫军区打援部队早已击退了聊城出援的日伪军,并乘胜攻克了堂邑县城以及多处敌人据点,阳谷守敌已成“瓮中之鳖”。不久,西南据点里的敌人,就在八路军敌工部人员喊话争取下停止了抵抗,先把日本顾问押送出来交给八路军当“见面礼”,然后放下武器,徒手走出据点投降。

  为迅速攻克敌人最后的据点,曾思玉集中了多挺轻重机枪、山炮和炸药运抵前线,加强攻坚力量。7月26日拂晓,八路军向敌人核心工事发起了总攻,炮兵和爆破组将敌人据守的高墙炸开了一个3米多长的口子,突击队在机枪手和“神射手”的掩护下蜂拥冲入敌阵,将敌数百人压缩在一个狭窄的小院子里。敌人组织了7次反扑,均被八路军击退,一名大队长也被击毙。残敌企图登上房顶逃跑,被八路军阻击火力拦住,死伤大半,其余纷纷举手投降,伪团长绝望中举枪自杀。9时36分,阳谷战役胜利结束。

  此次战斗,不仅铲除了鲁西腹地的敌伪中心据点,摧毁了阳谷及逃亡阳谷的寿张、朝城、莘县4个伪县政府,更解放了阳谷、朝城、莘县全境,扩大了根据地,使冀鲁豫军区第一、七、八,三个军分区连成一片,为随后的全面反攻创造了条件。

  来源:人民政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