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华:边陲赤子 扶贫闯将

发稿时间:2021-01-20 10:51

黎明华(右) 男,壮族,44岁,中共党员,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峙浪乡党委副书记、乡长、一级主任科员。

  我叫黎明华,1995年从中师毕业后,回到家乡广西崇左市宁明县峙浪乡工作,扎根边陲,在基层一干就是25年。峙浪乡有12公里长的边境线,没有口岸,也没有互市点,九山半水半分田,山多地少,产业薄弱,大量群众外出务工,这是我回乡工作的第一印象。

  要找到产业增收的出路,让大家心甘情愿地留在家乡,凝聚边民致富的力量,首先就是要找到发展的突破口。很快,我发现当地的红薯特别香甜,可做大产业。于是我运用所学知识设计了外包装盒,众筹经费注册了“花山红”商标,指导成立合作社,创建了电商扶贫示范基地,让曾经八毛钱一市斤的红薯卖到了四块钱,一百多个贫困户直接受益。红薯成了全乡的金字招牌,群众对我的信任更足了。我以此为突破口,按照崇左市委、市政府提出的“种、养、贸、游、工”五大产业扶贫思路,引导致富能人返乡创业,带动群众发展种植养殖。6年来,黄金薯、百香果、柠檬、蜜柚……峙浪乡一个个特色种植、养殖产业从无到有,发展壮大。2020年,全乡扩种松树林近4千亩,建成2万多亩中草药砂仁基地、年出栏生猪1万头的生猪基地。全乡建档立卡1718户贫困户7194人全部脱贫。峙浪乡连续三年绩效获全县一等奖。边民富裕了,扎根边疆守边固边的信心更足了。

  控辍保学,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措施。2015年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号角吹响,那段时间我仅仅3岁的小儿子查出了脑干瘤,不得不到广州治疗;2018年11月,儿子在广州去世。这三年中我经常周六晚赶去广州,周日下午又赶回宁明,车票积攒了厚厚一箱,每次照看重病小儿子的时间不超过12个小时,但照看孩子和做好工作我一个都没落下。我想,这一箱沉甸甸的车票不仅仅是车票,这是我作为一名父亲的义务,更是我作为一名公务员的责任,既然选择了这个神圣的职业,就要扛起肩上的责任,我无怨无悔!

  在送别儿子以后,组织让我在家休假。我深知控辍保学是自己一直主要负责的工作,不能在这个时候掉链子。于是,我请战前往广东劝返辍学儿童。在深圳,我和队友们早出晚归,在一个个工业园区走访,在一个个工厂寻找学生,足迹几乎踏遍街区乡村。白天,我尽量克制,但一到晚上,我却难以抑制失去儿子的悲痛,只能让泪水哗啦啦地流。经过多日辗转奔波,我终于在深圳乡下一间由废弃厕所改建的小屋里,找到三位辍学女孩,女孩们想读书,父亲却不同意,说没钱给孩子回乡。我极力说服他,自己还掏钱给了孩子500元,作为回乡的路费、生活费。最后,9名学生全部劝返回校。2020年秋季学期,全乡2150名九年义务教育适龄儿童全部在校读书,成功实现了控辍保学“一个都不能少”的目标。虽然我再也听不到我儿子叫我爸爸,但是我却成为全乡孩子们口中的“乡长爸爸”。这一点,让我感到很欣慰,很幸福。

  2020年,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工作进入冲刺阶段,但是,峙浪乡还有32户危改任务。3户危改户迟迟不开工,要解决的难题不仅是钱,而是贫困户建房还要选地址、选年份、还要看“良辰吉日”等,一来二去,久拖不建,成了“最硬的骨头”!那密村就有一户,选址一直不定。我去动员,想了很多办法,包括春节专门上门拜年,攀亲访友等,无论怎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磨破嘴皮,户主都不满意。最后,我绞尽脑汁,通过协调资金垫付,协调土地置换,该户才同意建房,最终实现了全乡贫困户无一户住危房目标。能让贫困户都真心满意地住上安全、实用的房子,实现他们祖祖辈辈的安居梦想,我和同事们感到再累也值得。

  25年的基层工作,我感受到,没有真挚的人民情怀,没有无私的爱,是无法把乡镇工作做好的。作为一名普通公务员,组织却给了我全国“最美公务员”等许多荣誉,在为民服务的新长征路上,我将珍惜荣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实干担当诠释人民公仆本色!

  来源:共产党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