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个走出来”看“重要萌发地”

发稿时间:2018-02-09 10:46      编辑:天津先锋网

  更好地理解和把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就要揭示其发展脉络,溯清伟大思想理论从何而来。只有深刻体会“四个走出来”的发展轨迹,才能真正理解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精神实质和重大意义。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萌芽是从浙江“走出来”的。2002年10月至2007年3月,习近平在浙江主政工作五年,立足浙江,深入调研,战略思考,前瞻性地提出了“八八战略”。“八八战略”是习近平长期调研的结果。虽然是对浙江发展战略思考的结果,但具有全局和战略意义。“八八战略”所体现出的发挥优势、补齐短板、打牢支点对全国具有示范意义。他在浙江所确立的如“没有创新就没有未来”、推动“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内源发展与对外开放、外向拓展相结合”、主动接轨上海、“跳出浙江发展浙江”“实现全面小康一个乡镇也不能掉队”等,在发展主题、发展思路、发展路径和发展意义上,与“八个明确”“十四条坚持”在精神实质上具有高度的契合性,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萌芽。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实践探索是从浙江“走出来”的。习近平在浙江工作所探索和思考的问题具有全国意义。他当时从省域层面对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和党的建设做了全面且系统的决策部署,先后作出“平安浙江”“法治浙江”“文化大省”“生态省建设”和“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等重大战略的布局,率先在省域层面实施了“五位一体”的实践探索,使浙江的发展走在全国的前列,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先行探索者,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形成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发挥了重要作用。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方法论是从浙江“走出来”的。习近平在浙江主政期间,充分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方法,勇于探索、不断创新。如他从实际出发,准确定位,充分概括和总结浙江的发展优势和不足,从而科学制定了一系列正确的发展规划;他运用重点论,牢牢抓住浙江特色,尽力把优势做大做强;他运用两点论,全面布局,解决了一系列重大问题,如质量与效益共同提升的关系问题、城市与农村一体化的关系问题、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相辅相成的关系问题、经济社会和人口资源环境协调发展的关系问题等等;他运用发展观点,正确分析形势的发展变化,适时地抓住机遇,突出理论的前瞻性和实践探索的超前性;他运用系统思维,因地、因时、因事、因人制宜处理问题,统揽全局,强调“十个指头弹钢琴”。这些方法的运用,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方法论具有高度一致的思想契合。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所蕴含的精神品质是从浙江“走出来”的。中国共产党的初心是从浙江走出来的。1921年8月初,在浙江嘉兴红船上举行了中共一大会议,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的航船在这里起航了。2005年6月21日,习近平在《光明日报》发表文章《弘扬红船精神走在时代前列》,首次提出并详细阐释了“红船精神”所寓含的“首创精神、奋斗精神和奉献精神”是实现党的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思想武器和强大精神动力。2017年10月31日,党的十九大闭幕一周后,习近平总书记带领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专程前往上海和浙江嘉兴,瞻仰上海中共一大会址和浙江嘉兴红船。党的十九大报告开篇就强调,“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些都进一步突出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品质。

  总之,从“四个走出来”可以得出浙江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重要萌发地的论断。

  来源:学习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