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沿着“一带一路”突破前行

发稿时间:2019-11-08 09:51      编辑:晓晴

  开栏的话

  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全球治理体系处于深层次调整中,何去何从,值得高度关注。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了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的重大命题,学习时报当代世界版联手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特开辟“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栏目,刊发系列文章,供读者参考。

  自2009年9月我国推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人民币国际化已经度过十个年头。自2016年10月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也有3周年。尽管人民币的各种国际货币功能都取得了不同程度的发展,但迄今为止,作为国际货币的人民币的功能及其影响力仍然较为有限,其国际使用程度与美元、欧元相比尚存在一定距离,同时与中国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出口国的地位相比也不匹配。当前,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已得到国际社会广泛支持并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我们可以充分把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作为人民币国际化的突破口和加速器,助推人民币国际化上一个新台阶。

  “一带一路”建设与人民币国际化互相促进、协同发展

  “一带一路”对人民币国际化既有机遇,又有挑战。机遇主要包括:“一带一路”推动了人民币区域化,可以深化贸易结算、扩大对外投资力度、增加境外人民币储备。人民币将借助“一带一路”倡议在国际市场上获得更大发展空间,在大宗商品贸易、基础设施融资、产业园区建设、跨境电子商务等方面拥有更多的使用机会。挑战主要有:“一带一路”国家带来了市场风险、政治风险、安全风险、生态风险等。随着人民币国际化水平的提高,人民币也将面临“特里芬难题”。

  截至目前,中国在“一带一路”背景下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有着诸多优势,经济实力较强,人民币汇改稳步推进,现已有亚投行、丝路基金等平台,但劣势也不容小觑,市场不够成熟、人民币资本项目没有完全开放。同时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又有着多方面的互补,不少国家已开始不满美元的霸权地位,欧元、日元等货币的竞争力也有所削弱,人民币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但“一带一路”国家风险普遍比较高,所以又存在不少劣势。

  总的看来,“一带一路”与人民币国际化互相促进,协同发展。“一带一路”建设在跨境贸易、基础设施建设、金融平台等方面满足了人民币国际化走出当前困境的需要。同时人民币国际化解决了对“一带一路”资本金融项目的限制问题,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有效支持,从而两者形成螺旋上升的良性循环。“一带一路”倡议的“五通”目标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同时人民币国际化为“五通”目标的实现提供了流动性和货币支持。“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的货币惯性、经济实力、金融发展水平和实际汇率的提升有助于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而汇率的大幅波动和贸易顺差不利于人民币的国际化。

  进一步说,国际货币和“一带一路”平台都是国际公共产品,都属于全球治理的范畴。人民币国际化和“一带一路”两个国际公共产品具备各自的意义和定位,但又是相互交织、相向而行的,走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一带一路”背景下人民币国际化的道路,既有助于“一带一路”建设,又有助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一带一路”建设是人民币国际化的突破口、加速器

  人民币国际化的优势、面临的机遇,加上历史上国际货币国际化的经验借鉴,给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路径指引。二战后美国经济如日中天,黄金储备一度达到资本主义世界的75%左右。美国主导制定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与黄金、其他国家货币与美元双挂钩,世界银行则担当了美元输出的职责。欧元的产生直接植根于欧盟,欧盟一体化程度之深没有第二个区域可以相比拟。日本拥有巨额对外直接投资,欧洲日元离岸中心一度也很活跃,但没有取得最后成功。

  贸易、投资、金融平台是“一带一路”建设中促进人民币国际化的三条主要途径。一是随着“一带一路”贸易规模的扩大,人民币在“一带一路”区域内起到主导作用;二是对外直接投资有助于人民币跨境循环,激发被投资境外实体经济对人民币的黏性需求从而扩大人民币使用规模;三是通过构建境外金融平台来拓宽人民币跨境资本流通渠道。

  大宗商品计价结算、基础设施融资、产业园区建设、跨境电子商务等,应当成为借助“一带一路”建设进一步提高人民币国际化水平的有效突破口。人民币应当在大宗商品计价、基础设施建设融资与电子商务计价结算方面实现突破,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区域的关键货币。人民币国际化逐步通过对外贸易、对外投资、完善金融市场来实现人民币在世界范围的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贮藏手段。人民币实现国际化的模式将向“贸易结算+离岸市场”与“企业‘走出去’+人民币资本输出”双主线交替发展转变。

  “一带一路”建设有助于人民币从周边化逐步进展到区域化,最终形成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可以采取“带路战略”,即以中国为起点,通过大中华圈、邻国圈、亚洲圈、欧亚圈,最后波及全球。这样,通过借助“一带一路”建设,人民币国际化就能走出一条近路。

  当然,人民币国际化起步较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人民币国际化需要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路子。创新“一带一路”背景下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对外援助是一个好抓手。中国调整对相关国家援助方式、增加货币互换容量、扩大相关国家货币直接挂牌品种,相关国家提高人民币储备水平、合作建设产业园区,都有利于提高人民币的认可程度。

  “一带一路”建设、人民币国际化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大平台

  国际货币本质上是一种特殊类型的公共物品,它是非排他和非竞争的,它不是由私人创造出来的私物。人民币国际化,本质上就是人民币的使用逐渐跨越国界,通达全球,给世界各国提供一个稳定高效的货币秩序。人民币国际化不仅是为了中国国民经济健康持续高质量发展,而且要为全球经济提供一个稳定、高效的国际货币秩序。国际化后的人民币不仅是国家产品,而且是国际产品。

  人民币国际化与“一带一路”建设,都是通往国际的公共产品。国际货币和“一带一路”,在国际关系民主化背景下,都是召集方(非“霸权国”)提供的、惠及全球的、非排他的国际公共产品。国际货币是经济合作的血液,“一带一路”是经济合作的躯体,两者都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都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应有之义。

  人类命运共同体超越了以往构建国际秩序的思维和视野,打破了既往国际秩序中的“中心—边缘”结构,致力于世界各国的互联互通、共建共享。近年来,通过“一带一路”建设,既实现了参与国家商品、资金、技术、人员快速而有效的流通,又推动了经济全球化逐渐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共赢的方向发展。与此同时,人民币国际化随着人民币被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中国对外投资水平逐步上升,也在降低经济合作成本、推动区域经济合作,进而促进全球化贸易与投资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具体实践过程中,“一带一路”建设与人民币国际化又不是平行发展的,在推进过程中发生了交织。我们要扩大“一带一路”带来的机遇(借鉴历史上国际货币国际化过程),评估“一带一路”带来的挑战(尤其是其中的政治风险),找到一条最大化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道路。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国家越多,参与国家之间关系越密切,“一带一路”建设和人民币国际化的交集就越大。

  从经济全球化新阶段、中国经济新时代、国际货币更替大周期看,人民币国际化已经迈开步伐。国际化中人民币与美元的关系,不是替代,而是共生。近期内人民币不会替代美元,人民币与美元不是存量之争,而是在“一带一路”等领域,人民币积极创造国际化增量。我们应当站在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以“一带一路”建设为突破口,人民币努力向国际货币行进,同时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贡献。

  来源:学习时报